热门!半年新增500家网络医院!真的叫座吗?网络医疗 可以进医疗保险吗?

现在,中国的网络医院进步飞速,总共有1600多家,仅2021年上半年新增的网络医院就有500家,远程会诊平台更是遍布大大小小的医院。但被人遗憾的是大多数网络医院出现了“建而不需要”的状况。为何“网络+”叫好不叫座?

远程医疗的难言之隐

国家远程医疗与网络医学中心联合健康界发布的《2021中国网络医院进步报告》显示,网络医院真的能达成有效持续运营的屈指可数。

以海南卫健委公布的网络医院运营数据为例,海南58家公立医院建设的网络医院,真的拓展网络诊疗业务的仅有11家,其中还有3家诊疗人次低于20人,几乎超越90%网络医院处于建而不需要的状况。

崔勇,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调查报告参与者。事实上,由于疫情缘由,2021年网络医院的运营状况要比2021年好了不少,但平均天天也只有55人次的线上诊疗量,相比线下门诊,看上去十分冷清。

患者对网络医院在线复诊的服务不太买账,那样知名大医院和基层医院之间架设的远程会诊平台状况怎么样呢?

在全国心电医联体网盟的远程会诊室,专家们正在对来自河南、安徽和北京三家基层医院的疑难病症进行会诊。像如此的远程会诊,平台已经拓展了三年多时间,但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内科副主任郭继鸿也不确定。

保持,是郭继鸿见到记者后,说的最多的一个词,由于郭继鸿他们的远程会诊一直是不收费的。平台开设三年多以来,联合北京三甲医院,与全国各地449家基层医疗机构合作,远程剖析了22万多份心电图,平均天天剖析200份以上心电图。

由于现在国家对远程医疗服务没明确的定价规范,远程医疗服务的成本由哪个来付、付给哪个、付多少,都不清楚,所以只能一直免费。但伴随加入远程医疗平台的基层医疗机构数目不断增加,需要会诊的病例愈加多,郭继鸿他们也愈加吃力。

马涛告诉记者,为了保证剖析心电图的大夫能有一些收入,经过协商,现在每剖析一例心电图,平台收取基层医疗机构心电检查成本的四分之一作为剖析费,大概40到50元,这部分钱全都支付给剖析心电图的医院和大夫。

而会诊平台则自掏腰包支付每年100多万元的运营职员工资和房租,三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入不敷出。

远程医疗服务没统一的定价标准难以持续,但基层患者的疑难病症还亟需解决,郭继鸿他们现在只能继续坚持公益会诊。

面临远程医疗成本困境的不止是会诊的专家们,基层医院也有着我们的苦衷。天津蓟州区人民医院早在2021年就跟中日友好医院连接了远程会诊平台,五年时间过去了,会诊的病例却寥寥无几。

李继东告诉记者,现在的远程会诊都是各家医院自主定价。他们跟中日友好医院签订的远程会诊协议显示,不同职称的大夫、不同病症和不同时间的会诊价格,分别在几百到两千元之间不等。

相比于患者到北京看专家号的成本来讲,这部分会诊成本并不高,但不少患者宁可自己跑到北京舟车劳顿,也不想为远程会诊买单。

网络医院期盼打破政策瓶颈

远程医疗,看着非常美,现实却非常骨感。医疗保险问题、资源共享、成本支付,一道道难点摆在面前,但基层患者的病却不可以等。为此,一些医院也在做新的尝试。

现在,神木县基层医疗机构的患者假如想找陕西内大医院大夫进行远程会诊,已经可以报销部分成本。而向北京大医院申请远程会诊的成本,超出陕西内定价部分则由神木市的政府财政专项支持。

为了保证患者的生命安全,《网络诊疗管理方法》第十六条规定,不能对首诊患者拓展网络诊疗活动。而网络医院的功能本来就是要降低患者跑腿,不可以开放网络首诊成为限制网络医院进步的一个难点。大夫们也正在尝试新的解决方法。

刘国梁,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正在视频会诊的是北京双井第二社区医院的一位患者。这位患者在社区医院做的检查可以通过系统上传给刘国梁,社区医院还可以借助数字听诊设施,实时将患者的呼吸声音传给刘国梁听。

如此刘国梁就好了解到患者的真实状况,跟去门诊面诊成效几乎是一样的。患者有了这次联合门诊记录将来,就可以在线上复诊,挂刘国梁的号。

不单单是社区医院,中日友好医院的联合门诊也开设到了医养结合机构。数字听诊器和皮肤镜如此小巧轻便的利器,解决了不少前端检查的难点。

北京的一家医养结合机构里的大夫仅需把患者检查的信息上传给中日友好医院,大夫就能判断出老人需无需进一步检查,省去了老人来回折腾的麻烦。

为了更好地便捷患者,中日友好医院正在和药房进行协商,期望解决线上复诊开药后,患者需要跑回医院拿药的问题。

【半小时察看】网络医疗还需疏通堵点

2021年国家卫健委首次明确了网络医院准入管理政策,短短几年,网络医院就达成了从个位数到千位数的增长。然而,经历了来势汹汹的爆发期后,当下的网络医院却常见遇见了不少难以突破的瓶颈。譬如医疗保险卡没电子化、网上没办法达成医疗保险支付、拿药还是要到医院、大夫网上诊疗价格偏低等,一些医院正在与社区医院和国药的药店展开合作,探索新的解决方法。但真的要想解决网络医院叫好不叫座的尴尬,更需要政府有关部门疏通堵点,进行更高层次的顶层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