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持续低迷,山水水泥股权纠纷迎来“重要时刻”

争议来自于股权争夺

经过此次举报,山水水泥股权之争第三收到各界关注。山水水泥的股权争夺的历史第三被揭开。

2013年11月,山水水泥时任董事长忽然推出强行底价回购职员股份的策略,遭到了职工股东的反对,股权争斗由此展开。先是以宓敬田为首的多名高管被免职,接着是数千职工股东维权,并成立了山水职工“维权委员会”。随后包括央企、外企、民企在内的多家企业进入,山水资金投入也因此渐渐丧失了第一大股东的地方。

当时进入山水水泥的资本包括中国建材,其以定向增发的方法被引入,持股16.67%,山水资金投入股份被稀释至25.09%,失去了大股东的持股安全线。原有股东亚洲水泥也增持至20.90%。天瑞水泥豪掷60多亿港元达成占股28.16%。

公司内斗之际,不少高管和职工期望能将持有些股权变现,后来他们找到了河南资金投入人陈宏庆。

2021年,陈宏庆开始回收山水水泥职工股东的持有股权,但他并未直接与2000余名职工股东完成买卖,而是在山水职工“维权委员会”高管的帮助下,以职工购股代表的名义回收职工股份。当年8月17日,陈宏庆与王金祥、付元伟、赵宏波、田金清、田淑玉、金廷智、马军、王吉顺、李文军、刘德权、郝广祥共11名职工购股代表签订了《借款协议》,委托这11人代为回收。

然而,陈宏庆付了12亿元,到今天没能将股权过户至自己名下,并因此卷入一系列仲裁、诉讼程序中。

值得注意的是,5月,山水水泥发布通知称,济南产业进步资金投入集团公司派驻山水资金投入的董事侯建国,被增选为该上市企业的实行董事。这意味着,这家地方国企正式进入山水水泥董事会。山水水泥的股权愈加复杂。

原标题:股权纠纷仲裁4年12次延期,股价持续低迷,山水水泥股权纠纷迎来“重要时刻”

十月11日,山水水泥收盘仍维持2.1元的股价,延续了低迷的表现。其实,自2021年起,山水水泥股价就一直处在低迷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也是陈宏庆正式入资山水水泥主要股东山水资金投入的开始。不过,本来友好的关系,却最后由于股权纠纷对簿公堂。并且,双方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的争议案4年间12次延期。

最近一位首席仲裁员更是于不久前辞任,致使这起迟迟未能作出裁决的争议案再添变数。

对此,陈宏庆不再沉默,日前,通过微博等方法实名举报了贸仲委。并且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

十月17日,最新的裁决日即将来临,是山水水泥迎来新股东,还是保持近况,各方拭目以待。

实名举报仲裁4年延期12次

日前,陈宏庆在微博发布了头条文章:《12亿股权争议5大法学家认定合理出售,贸仲12次蹊跷延期,现实名举报》,并且以“山水资金投入资金投入人陈宏庆”的注册名,在微博举报贸仲委12次延期争议案仲裁:“十几亿的资金投入,能拖拖拉拉的纠缠这么多年没个结果,匪夷所思。”

不只有关争议案4年间先后多达12次延期,一位首席仲裁员更是于不久前辞任,致使裁决再添变数。

对于此次举报,陈宏庆助理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陈宏庆资金投入10多亿元,已经购得了山水资金投入超越50%的股权,但他们一直拖延,未能达成股权出售,采取举报的手段实属无奈。

蓝鲸财经记者也联系到了被举报的贸仲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依据有关法律规定,贸仲委内部职员有对有关仲裁案件保密的义务。“并且陈宏庆也有对仲裁保密的义务。”

对于此事,山水方面采取了沉默的方法。对于蓝鲸财经记者的邮件采访,截至发稿山水水泥并未回复。

陈宏庆方面表示,2021年,其通过11名购股代表累计购买了山水资金投入2000多名职工股东的股份,先期支付购股资金8亿多元。然而,有关购股代表此后违背约定将股票转售给了第三方。2021年3月,陈宏庆为明确自己权利,直接与1014名职工股东签署《确认函》、职工出具收据,并支付尾款,至此合计支付购股款约12亿元。

从2021年到今天,山水水泥股价一直呈现下滑的趋势,从6.88元下滑至现在2.1元。不过,山水水泥营业额影响不大。2021年度,上水水泥营业收入约为208.9亿元,较2021年度降低2.7%;但净收益达31.87亿元,较2021年度上升7.2%。2021年上半年虽然净收益为12.03亿元,同比下滑7.2%,但营收达103.9亿元,同比增长18.8%。

案件审理多次反复

股权结构复杂,陈宏庆获得股权的进程愈加复杂。

2021年9月22日,陈宏庆作为申请人在贸仲委针应对元伟、金廷智、李文军、郝广祥、赵宏波、田金清、马军、王吉顺、王金祥、刘德权等十名违背约定的购股代表提起仲裁申请。仲裁请求为陈宏庆与被申请人于2021年8月17日签订的《借款协议》为陈宏庆委托购股代表购买山水资金投入股权的有效合同。

非常快,另一方发起反击。2021年1月5日,除刘德权外的9名购股代表也提起了仲裁申请。因为两案组庭状况相同,审理程序相同。贸仲委组成4个仲裁庭审理该10个案件,并分别经过数次开庭审理,与多次延期裁决。

但2021年4月,购股代表忽然撤案,并于同年5月向济南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9起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纠纷案。这9起案件经过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山东高级人民法院一审、二审管辖权异议后,贸仲委于2021年11月11日,依据《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函》,作出了暂停以上9案仲裁程序的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底,河南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已出具1069份判决书,认定陈宏庆享有案涉股份实质权益。另外,2021年3月,原告陈宏庆诉被告李炜等、第三人郝广祥侵权责任纠纷案在河南汝州市人民法院立案,该案经二审审理后,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陈宏庆对被告李炜持有些案涉标的股份享有实质权益。

对此,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柏立团发表文章称,判断到底是借款还是股权代持应以买卖实质来判断,依据河南、山东二地法院查明的事实,股权代持实质性商业安排可以认定,职工代表所述之为借款协议有违诚实信用原则。尽管各方买卖之本质目的在于达成上市公司控制权的转移。但山水水泥系香港联交所之上市公司,并不受中国证券法约束,且争议股权系上市公司母公司之股权,并不是直接指向上市公司,因而引用违反公序良俗的原则判决股权代持行为无效缺少法律依据。

现在,事件再现转机。2021年8月,山东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生效民事裁定书,驳回9名购股代表确认仲裁协议效力案件的申请。2021年8月31日,陈宏庆向贸仲委申请恢复仲裁程序,贸仲委又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于2021年6月7日起开始恢复仲裁程序。十月17日将是最新的仲裁日期。结果将直接山水资金投入和山水水泥的将来。

上一篇:北交所成立,别只看到分流资金 下一篇:没有了